您现在的位置:无锡民盟-->学习研究-->浏览文章
网络意见人士统战工作研究(摘要)
作者:民盟通讯员  日期:2017年09月30日

无锡市2017年度统战理论研究与创新招标课题

研究报告摘要

课题名称:网络意见人士统战工作研究

课题负责人:陈承红

负责人所在单位:无锡商业职业技术学院

 

网络意见人士的兴起与壮大同近年来网络新媒体的迅猛发展密切相关。他们利用互联网及时、便捷的特性,表达自己对社会政治事务的见解,通过自身“粉丝群”的转发扩散,产生重要的社会影响。网络意见人士是加强社会团结的重要力量,团结网络意见人士是加强意识形态建设的重要措施和争取网络领导权的必然要求。随着网络意见人士在社会舆情以及社会生产、生活领域发挥的作用日益凸显,统战部门对网络意见人士的重视程度日益递增。

 

一、网络意见人士的基本状况和社会影响

网络的匿名性特点使得信息传输和意见表达更为自由。多元化的社会生活也使得多样化的价值观、政见在网络上日益凸显出来。以微博为主的网络自媒体,在事实上具备了某些社会公共领域的特征。在各种言论和观点争论、交锋的过程中,产生了颇具代表性的网络意见人士,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言论左右着网络的舆情。

(一)网络意见人士的界定、分类和特征

一般而言,网络意见人士“是指活跃在互联网上,以微博、微信、博客和QQ群等新媒体为主要载体,就政治、经济、社会等各领域问题展开讨论,积极的传播消息和发表观点,并在一定范围内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人士。”网络意见人士来源范围包括演艺明星、专家学者、偶像作家、媒体人士、商界人士等等。

这一群体一般具有以下特征:第一,网络行为十分活跃。第二,拥有一定的网络知名度和美誉度。第三,良好的表达能力,尤其是语言文字表达能力。第四,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背景。

网络意见人士既不能自封,也无法强加,而是在积极、活跃的网络交流中,通过流利、个性的表达,有理、有据的分析,不断取得网民支持而形成的一个具有网络知名度、舆论影响力的群体。

 (二)网络意见人士的社会影响

网络意见人士虽然主要活动在互联网社交媒体中,但其具备一定的塑造社会舆论的能力,常常使得网络意见发生重要的社会影响,当然这种影响也是两面的。

一方面,网络意见人士通过自己在网上的言行,促进形成舆论压力,倒逼政府改革。这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民主监督的作用。

另一方面,网络意见人士所起到的社会影响,也不都是积极的。在一些热点问题的探讨和传播中,部分意见人士发表的偏激言论,也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

在依法治网的基础上,经过更加有效的沟通与交流,使更多的网络意见人士能够发挥积极的社会影响,是统一战线工作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二、当前网络意见人士统战工作存在的问题和误区

(一)存在的问题

1、思想上不够重视,存在“怕、躲、等”的错误观念。由于对互联网传播手段不熟悉,片面夸大网络舆情的负面作用,担心开展网络意见人士工作难以把控,易受攻击,怕出乱子,怕担责任,干脆采取不闻不问的“鸵鸟”政策,思想上能等一阵是一阵,行动上能躲一时是一时,不敢担当,不敢创新。

2、缺乏统一的工作平台,情况不明,底数不清。网络的虚拟性和匿名性使意见人士大 多身处“暗处”,难以联系,身份不明。且统战、宣传、公安等相关部门工作上又基本各自为政,缺乏沟通及时、情报共享的统一工作平台,导致对网络意见人士的底数摸不清,情况探不明。开展工作没有依据,难找对象。在应对舆情事件时,还片面依赖传统的“堵、删、查”的行政强制手段而疏于沟通交流、柔性运作。

3、缺乏有效机制,工作人员设备条件配备不到位。网络意见人士工作牵涉面广、技术性强、特色明显,对工作人员的政治素质、技术能力乃至文字水平都有非常高的要求。而当前很多统战部门没有配备专门的工作人员,有的工作人员对网络情况和必要技术不甚了然;工作缺少必要的设备和条件,及时沟通、案例收集、舆情监控、危机预警等工作机制很不健全。

4、缺乏一支一条心、能力强、影响大的网络意见领袖和评论员队伍。根据网络传播特 点,网络意见发布和产生影响仅靠官方渠道自说自话是不行的,立场中立的意见领袖和广大评论员进行评论转发扩大影响是必要条件,当前统战系统对培养自己的网络意见领袖和网络 评论员工作重视和推进不够。

5、网络工作载体发展滞后,缺乏合力。从全国范围看,大多数统战部门开展网络统战工作还停留在仅仅依靠部门网站,缺少在线互动,内容更新缓慢,充其量只起到网上“黑板报”的作用,很少开通政务微博微信;少数政务微博仍停留在埋头发布信息,单纯回应提问,孤军作战,影响力有限,各政微间沟通与互助很少,甚至在责任面前相互推诿,没有产生应有的战斗力和影响力。

(二)存在的误区

1、认识误区:网络意见人士与网络官方媒体

信息的传递是按照“媒介——意见领袖——受众”这种传播模式进行的。因此,网络官方媒体并不等同于网络意见人士,网络意见人士可以从网络官方媒体获取信息,而网络官方媒体的从业人员实际上是网络媒体的把关人,网络官方媒体的从业人员因为自身的职业特点自然掌握了部分网络话语权并且受所在媒体的制度约束,网络意见人士的话语权是需要自身不断实践而逐步建立起来的,一些网络意见人士在掌握网络话语权的过程中可能为了满足网民的猎奇心理以及自身利益而导致网络行为失范。

2、识别误区:主观臆断与大数据、云计算

有些人依靠主观推测,单纯地认为关注粉丝多或者名气高的名人就是网络意见人士。“中国微博意见人士研究报告”采用定量及定性结合的方法,以新浪微博为平台,以五个维度(网络影响力、传统媒体影响力、亲和性、争议性、活跃度)为标准,选出综合评分较高的前100个意见人士,报告显示于微博粉丝数量和个人名声并不能完全决定微博影响力。因此,发现以及识别不同新媒体的网络意见人士决不能靠主观猜测,需要借助多平台提供的网络大数据进行分析通过云计算得出结论。

3、效果误区:“狼来了”与“互联网+”思维

在网络意见人士的网络影响上,很多人认为是“狼来了”,觉得网络意见人士制造和传播网络谣言,利用网络舆论制造媒介审判,扰乱网络秩序。然而,网络作为开放的空问,任何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网络意见人士的形成也是根据网络传播的特点形成的,依靠强制手段取消网络意见人士的存在是不符合网络客观发展规律的,也是无法实现的。“互联网+”思维要求我们要善用各种资源,将网络意见人士“+”到维护网络秩序、传递积极正能量的队伍中来,而不是单纯用“一”遏制网络意见人士的发展。

三、做好网络意见人士统战工作的对策和建议

(一)化解分歧,挖掘多元化网络舆论的积极作用

开放、多元的网络促进社会舆论的开放和多元化。开放性的社会舆论不可避免的涉及到政治问题,而这种对社会、政治问题的探讨也往往是激烈的争论甚至决裂。可以说,网络的开放性造成了网络意见人士的意见分歧,而这些意见分歧的本质是政治分歧。统战工作需要特别注意的正是这种网络舆论中的政治倾向和政治分歧。多数网络意见人士的观念往往分布于“左右之争”政治光谱的中间地段,或多或少受这些政治倾向的影响。统战工作应当针对这样的舆论环境,发挥自己独特的功能,努力将网络意见人士政治分歧的消极作用减到最低,将多元化的网络舆论的积极作用充分挖掘出来。关键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要真正能够统摄各方面的意见,成为主流价值。

(二)构建平台,加强与网络意见人士的线上线下交流

对网络意见人士的统战工作,应当采取灵活多样的措施,同时又避免给他们“培训”“教育”的印象。组织活动的类型可以多样化,既要广泛接触各种倾向的网络意见人士,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也应当在活动中达到统战工作自己的目的。例如,组织研讨会式的活动,给网络意见人士一个表达的渠道;组织交流的活动,充分了解各方信息;组织学术论坛,以可靠的学术成果化解网络意见人士的一些根深蒂固的偏见;组织实地考察,切身体会中国社会的进步。

(三)系统治理,形网络舆论领袖从发掘、分类、关注、跟踪、引导和监督的完整系统

如通过技术手段根据粉丝人数、发帖量、回复率、转载量等筛选出潜在的网络意见人士;系统掌握现有网络意见人士的分布情况、职业专长、关注领域 、影响人群等情况;加强对现有网络意见领袖的分类引导和管理。划分重点、区别对待。如对教育、医疗、投资、体育等专门领域的网络意见人士,可进行一般的引导:对在时事政治、社会热点等领域发言活跃的网络意见人士则予 以重点关注:对造谣传谣 、教唆煽动他人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破坏社会稳定的,要重点监控,依法及时揭露和处置。

(四)积极建设,以“网络义勇军”掌握网舆主动权

当前的网络舆情状况下,政府是被动的。谣言和非理性言论大行其道,而官方言论则处于低势位,正所谓“造谣的动动嘴,辟谣的跑断腿”。统战部门应当积极联系和支持愿意传递理性声音、坚定地相信政府、看好中国发展的网络意见人士。他们拒绝极端言论,自愿打击谣言,反驳非理性言论,网上称之为“网络义勇军”。他们最大的特征在于自愿性、自主性,即真心认同中国道路和现行体制。对于“网络义勇军”一方面要积极扶植,经常沟通,另一方面,保持“网络义勇军”体制外的身份,这对于掌握网络舆情的主动性更为有利。

(五)体制创新,完善网络意见人士工作平台和机制

加强组织领导,建议成立由各级党委主要负责人挂帅指挥,统战、宣传、公安等有关部门参与的网络宣传工作领导小组,建立多部门联动的网络工作和舆情应对机制。建立《网络舆情监控制》、《网络危机应对制度》和《网络意见人士数据库》、《网络统战舆情案例库》等基础台账,健全完善网络工作机制和基础资料。督促各地统战部门尽快开通统战微博微信,与统战网站相互补充互动,抓紧时间占领统一战线网络舆论阵地。

做好顶层设计和具体政策支持。中央统战部与中央网信办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新媒体从业人员统战工作的意见》,部署了该项工作的要点和主要任务,这对统一战线做好“互联网+”提供了良好的顶层设计和具体政策支持。但是我们要看到,体制机制的完善往往落后于现实需要,如网络意见人士的政治安排机制还是空白,网络意见人士是不是可以做政协委员、监督员?两会期间是否可以适时约请网络意见人士的代表.向他们征询有关意见、建议和批评?是否可以适时建立群体性事件中的网络意见人士与政府之间的协商对话机制?这些都需要进一步探索和完善。

 


发文:zhangbo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帮助中心
备案号:苏ICP备11011532号